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終于上了處女班花
終于上了處女班花
廣市大學城區,華省理工大學飯堂。

  趁著中午兼職掙生活費的大三學生秦明,正在擦桌子,但他動作忽然僵住了。

  旁邊一桌的一對男女,他認識。

  一個是他稱兄道弟的同鄉楊威,一個是他談了兩年的女朋友李夢。

  李夢此時拆開了一手機盒子,驚喜道:“哇,楊威,真的是最新的蘋果手機,我想要很久了,你對我太好了,么么噠!

  看著女朋友李夢當眾親吻楊威,秦明心在滴血,雙目憤怒睜圓。

  楊威得意的笑著,伸手穿過桌子下,再穿過李夢的裙子,摩挲著她的大腿,說道:“李夢,我楊威說到做到,一萬多的手機算什么?我家一年過賺五十萬很輕松。以后跟了我,保證你吃香喝辣!

  秦明手捏著擦桌布,整個人氣得渾身發抖,他們竟然背著他在這里偷/情?

  秦明掄起一個盤子,砸了過去,砸在兩人的桌子上。

  楊威嚇了一跳,大叫:“你瘋了?你這個臭刷盤子的玩意……啊,阿明,怎么是你?”

  李夢抱著新手機也是慌了,她出軌被抓到了,但很快她也就恢復冷靜了下來。

  她反而關心楊威,問道:“阿威你沒受傷吧?”

  看到女友無視他的存在,還去關心楊威,秦明的心在裂開。

  秦明脖子粗紅,大聲怒喝:“李夢,我辛辛苦苦做兼職,就是為了給你買你喜歡的新手機。你居然背著我出軌?楊威,有你這樣做兄弟的?撬我墻角,我沒你這種兄弟!

  這里鬧得大,立刻吸引了全飯堂的人矚目。

  李夢也是被激怒了,主動的攬住楊威,得意洋洋的炫耀:“是呀,我是移情別戀了,那是因為你窮,我再也受不了你的窮。你個臭屌絲,不配跟我在一起。呵呵,沒想到你還在飯堂刷盤子的,嘖嘖,你除了這張小白臉,一無是處。阿威這樣的富二代才是真男人!

  楊威擦了擦臉上的臟水,事已至此,偷/情被發現,他也決定翻臉了,道:“秦明,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那窮酸樣?你配有李夢這么漂亮的女人嗎?你有錢給李夢想要的生活嗎?你就是個擦桌子,刷盤子的屌絲,你認清自己的本質沒有?兄弟?我呸,我跟你稱兄道弟也不過是為了接近李夢!

  秦明不死心的說道:“李夢,我才是你男朋友啊!

  李夢輕蔑的說道:“是啊,我以前看你挺帥的,迷了心竅。自從看見你給人洗車、看門、刷盤子,那些下賤人做的工作,我就覺得你惡心,你就一做看門狗的料,也配做我男朋友?你不嫌棄丟臉,我還嫌棄丟臉呢!

  做看門狗的料?

  這惡語就像一把倚天劍,直接插入秦明的心窩,讓他最后的希望毀滅了。

  此時,一些湊熱鬧的學生嘲諷道:“確實,沒能力也不能怪別人移情別戀吧?都什么年代了,自由戀愛多正常,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

  又有人同情道:“要怪,還是怪你沒錢吧。你有錢買水果機,你女朋友不就不會跑路了嗎?”

  旁人又勸說道:“兄弟,要想生活過得去,頭上還得有點綠!

  “沒錢就做光棍屌絲啊,擼管就夠了,憑什么礙著人家女孩尋找自己的幸福?”

  楊威十分驚喜,周圍的人居然幫他說話,也是呢,這個年代,笑貧不笑娼。

  他放聲大笑:“就是啊,你沒錢,就是原罪。兼職擦盤子能賺幾個錢?李夢及時放棄你才是正確的選擇。我家有錢,我能給李夢想要的一切,你能嗎?”

  李夢嫌棄道:“原本還想我們好過一場,留你一點面子,現在不必了。你這臭屌絲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

  秦明心痛,鉆心的痛,他家里雖然窮,沒日沒夜的做兼職也是為了給李夢買她喜歡的東西啊,兩年下來,少說也為李夢花費了兩萬多塊錢。

  結果呢?

  李夢享受完了,攀到更高的枝丫了,就把他給甩了。

  而同鄉楊威,打小就被同村人欺負,一直都是秦明照顧他,以前都是做他小跟班,自打讀大學后,他就變了。

  但秦明萬萬沒想到他變得如此不堪,撬兄弟墻角!

  “哼哼……呵呵呵……”秦明大受刺激,搖著頭,對這兩人死心了。

  他眼角泛著淚花,萬念俱灰的說道:“李夢,你就這么愛錢嗎?沒有愛過我嗎?”

  李夢哼道:“是啊,我就愛錢,你要有錢,我就不離開你了。但你有嗎?跟你兩年了,你有個屁。窮屌絲連累我兩年了,啊,我兩年青春,我真的悔青腸子了!

  楊威摟住李夢,囂張道:“怎么的?秦明,李夢愛誰是她的自由,你也是讀書人,知道自由是每個公民的權利吧?大家一場同鄉,我勸你以后別再打李夢的主意了,小心我跟你翻臉。別忘了你爸在我家店做倉管的!我一個電話,叫你爸失業!

  李夢又親熱的親了一口楊威,道:“阿威,你真的好man啊。我果然沒挑錯人!

  兩人就要離開,忽然,秦明大喝一聲:“慢著,還有一筆賬沒有算清!

  眾人以為散場了,結果秦明居然還要反擊?可是面對對方新男友如此強勢有錢,你一個刷盤子的臭屌絲怎么反擊?

  秦明深吸一口氣,眼眸不再迷茫猶豫,取而代之的是堅決。

  他冷聲道:“好吧,既然分手了,那么昨天的分手炮我總得付錢,免得你說對不起你的兩年青春!

  說著,秦明拿出一張五十塊丟在地上。

  “什么意思?”

  “分手費五十塊?”

  “史上最便宜分手費誕生啦!

  “這人搞笑的吧?被甩受到刺激了?”

  聽著旁人的嘲笑,李夢的更加囂張了,不屑道:“嘖嘖,全身上下就五十塊,你連一般刷盤子的都不如,這還當分手費?笑死我了,我倒送你一百都沒問題,當做可憐你!

  秦明沉聲道:“你別誤會,這不是分手費,這是昨天晚上我們打/pao的費用。我們一起兩年,730天,我欲望比較強,跟你一周四次左右,而我在你身上花了兩萬塊左右吧,粗略算下來,跟你睡一次大概48塊,我覺得挺劃算。這五十塊是昨天晚上打的那一炮,剩下兩塊當小費吧!

  靜,飯堂這里其實圍觀了不下二十多人。

  他們都是看熱鬧的,但突然聽到秦明這么清新脫俗的分手炮費用,他們都驚呆了。

  而安靜過后,整個飯堂爆發出一陣大笑浪潮。

  “噗,哈哈哈嘿嘿……”

  “這個強無敵啊,48塊睡一次,外面480都睡不到啊,哈哈哈!

  “好便宜啊,嘖嘖!

  “這么算下來,我怎么覺得這男的賺大發了!

  “一周四次,我的天,一次才48塊,嗚嗚,美女,我們加個微/信吧!

  “48塊一晚?給我來一年的份!

  李夢臉色極其難看,一陣青一陣白,她氣得酥胸亂顫,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因為她無法反駁這個事實。

  她都嚇呆了,這話真是一把屠龍刀,把她屠得滿身是恥辱,她恨不得時間能倒流,她要在秦明說這句話前逃離這里。

  她指著秦明巴巴結結道:“你、你……秦明你個臭屌絲!!!你給我記住,我、我……阿威,你去哪里?等等我呀!

  楊威哪還有臉留在這里,趕緊走,省得他也被人嘲笑是撿破鞋的。

  秦明看著二人離開,這一場分手鬧劇,他贏了,但他一點都不高興。

  失戀了,秦明也沒心情工作,他離開了飯堂,惆悵無比的呆坐在大學校園的路邊。

  正當秦明沉郁悲傷的時候,突然被兩個威武的黑衣男人圍上來。

  秦明一愣,他回頭看看,自己背后沒有其他人,目標確實是他。

  他緊張的后退一步,道:“我好像不認識你們,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吧?”

  男人拿出一張照片看了看,再看秦明,道:“秦先生,我們老板有請!

  “你們老板是誰,那究竟什么事?”秦明抗拒的問道。

  黑衣男人搖頭道:“我們只負責請你去,其他一概不知,請秦先生放心,我們不做非法勾當。如果秦先生沒有膽子上車,我們也不強求!

  說完,男人很有禮貌的做了個請的姿勢,然后秦明看到一個停在路邊的一臺加長型大奔車門被打開了。

  秦明突然訕笑:“我女朋友也沒了,窮得就剩下膽了,有什么值得你們企圖的?”

  很快,秦明透過車窗,看到車子來到廣城最頂級的富豪別墅區,云山別墅,車子一路行駛,還行駛到了最頂端的別墅那里。

  秦明吞了吞口水,這得多有錢才能住住這里啊?

  秦明從車上下來,看著高高的金屬護欄,復古的格局,那青銅大門,還有兩口貔貅石像,他也想不到自己這輩子能有機會踏足這種富人之地。

  “秦先生,請!焙谖餮b男人依舊比較客氣的樣子。

  秦明深呼吸一口氣,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進去吧。

  云山頂的別墅之內,富麗堂皇和金碧輝煌都不足以形容這房子的豪華,文物古玩隨處可見,中外名畫陳列開來,如此奢華,恐怕連地上的一塊瓷磚,都足夠秦明一個月的工資了。

  秦明胡思亂想的時候,他來到了書房,十分簡樸的風格,一排書柜,一排捕殺的獵物腦袋標本,越過面前的圓桌的插花,那另一端坐著一個垂暮老者,猶如風中殘燭。

  那老者正仰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而老者身后,站著多名黑衣保鏢,還有一名年輕貌美的女秘書。

  秦明皺眉道:“這人是誰?怎么有點眼熟?”

  忽然,糟老頭睜開道:“秦明,你還是混得這么慘啊。怎么?忘記我了嗎?”

  猛的,秦明回想起兩年前,他在一個雨天送外賣時救了一個輕生的男人,仔細辨認下,不就是眼前這個糟老頭嗎?

  當時還大一暑假,秦明本著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則,還在醫院照顧了這個男人一段時間呢,所以印象深刻。

  “啊!我記起來了,是你!鼻孛魍蝗徽酒饋,指著對方說道:“兩年前得了絕癥,開勞斯萊斯在河邊輕生的大叔,你叫常、常鴻禧,對吧!

  “呵呵,沒錯是我!背x欖麑捨恳恍Γ骸拔覀冇忠娒媪!

  秦明走近去一瞧,道:“不對啊,大叔你怎么老了這么多?你不是才五十多而已嗎?這模樣都快七十了啊!

  常鴻禧隨意的說道:“癌癥化療的副作用罷了,任我本事再大,也敵不過生老病死!

  秦明臉色一沉,他不知道該如何安撫一個飽受病魔折磨的人。

  常鴻禧說道:“我沒有時間了小子,我答應你過你,我一定會報答你的,今日就是我報答你的時候。這份文件簽了,你就將擁有我的一切!

  話音剛落,后面年輕漂亮的女秘書拿出一份遺產繼承協議,遞給秦明。

  “啊?繼承遺產?”秦明感覺不太真實,這簡直就是做夢一樣。

  他不理解的說道:“你認真的?就算你老婆出軌了,你還得了絕癥,我跟你非親非故,也不用把遺產全給我吧?你不是還有幾個孩子嗎?”

  常鴻禧突然激動的抖了抖身體,沉悶的說道:“三個兒子和兩個女兒都不是我的,全部都不是我的種……”

  秦明沉默了,你這個糟老頭可真的倒霉,到老才發現頭頂綠油油。

  常鴻禧繼續說道:“我花了兩年時間,暗中把她們從我這里拿走的全部奪回來了?上宜榔趯⒅,而我打下的諾大一個企業帝國必須要有人接手。我還欠你一個人情,如果你愿意的話,我的一切,就由你繼承。你不愿意也可以拿一筆錢離開!

  突然天降橫財,簡直比中體彩一等獎還要好運氣,僅僅是因為兩年前的一次救人善舉。

  但秦明可不笨,繼承了常鴻禧的財富,同時也繼承了他的仇敵和麻煩,這年頭,仇富的人比比皆是。

  可是,秦明沒有猶豫,他才不會矯情,他需要錢,有了錢家人可以過上好日子,有了錢他才不會被人小瞧,有了錢,他就不再是地底的一堆爛泥,不再是臭屌絲。

  秦明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按上了拇指印。

  常鴻禧對正在收拾遺產繼承協議的女秘書,道:“宋穎,以后秦明就是你的少爺了!

  宋穎嚴肅認真的看向秦明,虔誠的鞠躬道:“少爺,宋穎,這一刻起將成為你最忠誠的貼身秘書!

  秦明連忙說道:“誒?我的秘書?宋穎是吧。其實我……我也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以后還請你多多照顧!

  宋穎微微一笑,禮貌的說道:“是,少爺的品格真謙遜!

  此時,常鴻禧伸出手,似在向秦明招呼,秦明心懷感激,趕緊的走上前,半蹲在椅子旁,仰望著這個給予他不知道多少財富的男人。

  常鴻禧輕撫秦明的腦袋,道:“記住了,我叫常鴻禧,海外華僑。兩年前,我自甘墮落那一個月,多虧了你的悉心照顧才重新振作,我常鴻禧生是人杰,死也是鬼雄,可以被打倒,絕不會被打敗。你我本素不相識,我把我的一切贈予給你,其一是報恩,其二是……我很孤獨,我身邊沒有一個親近的人,甚至朋友。你繼承了我的一切,希望你不要走我的老路!

  秦明心中一動,頗有觸動,這常鴻禧比古時候的皇帝還慘,孤家寡人一個不說,還被綠了。

  他突然鼻子一酸,有點同情這頭頂綠油油的糟老頭,他應了一聲,道:“我知道了,義父!

  常鴻禧突然咧嘴一笑,道:“嘴兒甜。不過,醫生說了,我應該還有能堅持半年。你既然簽了協議,也就說你還有半年時間熟悉你要繼承的遺產,不清楚的,宋穎會跟你說的,我今晚還要趕去英國開一個重要的會議,送我到停機坪吧!

  秦明應了一聲,既然叫了義父,那就就要盡義子的責任,他推著輪椅到別墅莊園外的直升飛機旁。

  送走了常鴻禧后,秦明回到富麗堂皇的別墅內,摸摸梵高的名畫,抱抱明朝出土的瓷器,最后把自己丟在犀牛皮軟沙發上,望著天花板那英國皇室同款水晶吊燈,那個爽,這輩子第一次這么享受。

  不過秦明其實還有點懵,問道:“宋穎,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真的!

  宋穎雙手放在腹部以下,微微欠身行禮,道:“是,少爺,你繼承了少爺的全部財產,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秦明疑惑的回頭,問道:“宋穎你也是財產的一部分嗎?這年頭不應該是上級和下屬的關系嗎?你簽的賣身契不成?”

  宋穎恭敬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宋穎是老爺為少爺挑選的貼身秘書,為此,宋穎從訓練營中被選拔出來,并額外培訓了兩年!

  秦明心中一動,訓練營中選拔出來的?

  秦明打量著這么一個年輕貌美的女秘書,身材高挑,曲線玲瓏,長得也是沉魚落雁,比那李夢不知道強多少倍。

  秦明驚艷了兩秒,神色就恢復自如,心道:“盡管穿著職業裝,反而更有韻味,果然漂亮啊。不過一直盯著人家的身體看不禮貌,我得保持克制,不能太土鱉!

  漂亮的女秘書也略顯驚訝,她會見過許多權勢人物,大多見到她的絕色美貌就移不開眼睛了,而面前這個二十出頭,正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對她居然只是略微驚艷,如此定力,頓時對秦明生出不少好感。

  覺得秦明與其他男人不一樣。

  秦明看著宋穎,心想如果他帶著宋穎回去,出現在李夢面前,憑借宋穎的美貌,那場面足夠她妒忌得發瘋了吧?

  但他又覺得那樣做太沒品了,他都變成超級大富翁了,還要做那種都市小說里面的低級打臉?

  可秦明一想到自己付出兩年的感情被背叛了,內心總有點過不去。

  宋穎看到秦明臉上的郁郁不歡,好奇道:“少爺,有什么事讓你煩惱?請問宋穎可以幫忙嗎?”

  秦明搖頭嘆氣:“沒事,只是今天中午的時候,女朋友跟一個有錢人跑了,心里氣!

  宋穎不理解的問道:“少爺已經富可敵國,什么女人得不到?只要知道少爺表明現在的身份和價值,對方一定會重投少爺懷抱!

  秦明淡然一笑:“我可不想落得跟義父一樣的結果啊。宋穎,你知道什么叫作愛嗎?”

  宋穎俏臉一紅,回道:“做……愛?就是男女脫光衣服結合在一起!

  “……”秦明一臉黑,這個年輕女秘書是不是缺乏一些基本常識呢?

  他搖了搖頭,道:“算了,都已經過去了,不去想這些沒用的。對了,宋穎,我到底能繼承義父多少錢?”

  宋穎聽到是詢問業務,立刻從車上拿過一個平板電腦,一邊翻著報告一邊說道:“十分抱歉少爺,因為有些國外業務,那邊的行政人員還沒向我遞交資料,所以無法徹底統合清楚。但目前我所掌握的資料中,華夏正在盈利的大小公司,上季度純盈利約三百四十五億美元。而總資產的話,因資料不夠,還無法統計清楚!

  秦明驚呼道:“一個季度就這么多?”

  宋穎嫣然一笑,道:“是,少爺你就是這么有錢!

  秦明打趣道:“宋穎,我都有這么多錢了,你覺得我還要不要繼續回大學讀書嗎?”

  宋穎腦袋一歪,道:“少爺,不吃飯則饑,不讀書則愚。少爺擁有謙遜的品格,應當成為一個大智慧的人!

  秦明心中一動,這個女秘書感覺不簡單,這些話直入他的心坎。

  是啊,有錢怎么了?有錢也得讀書,坐吃山空的道理他可是很清楚的,只有提升本身的本事,才能守住金山銀山。

  秦明拳頭一握:“好吧,為了盡快忘記失戀,我要發憤圖強。行了,宋穎,送我回去學校。噢,對了,順便給我卡里轉五十萬塊錢!

  “是,少爺!彼畏f微微一笑,鞠躬送秦明出門上車去。

  “小明,你在哪兼職呢?高數課馬上開始了,老何看不到人可是要點名掛科的,對了,你的課本我幫你拿了,直接來602課室!

  秦明剛從奔馳車里下來,就看到同宿舍的兄弟趙立牛發短信找他。

  秦明這也是沒辦法呀,他撒腿狂奔,跑向教學樓。

  但是趕到教室的時候他還是遲到了,他站在門口大聲道:“報告老師,我遲到了!

  但是講課的老何居然沒有搭理門口的秦明,他繼續在解題,足足一分鐘了,把題目解釋完了,才拍拍手,斜眼瞄了一下,站著流汗的秦明。

  這晾著他這么久,這氣氛要多尷尬就多尷尬,其他同學或是可憐、或是嘲弄、或是無表情。

  老何不滿的說道:“秦明,你來大學是打工的,還是學習的?如果你更喜歡打工,就應該休學,好好工作。勞動光榮,在飯堂刷盤子不恥辱!

  “你看你,連打工的衣服都忘記換了!

  “你看你,上我高數的課,連課本也不帶,哎呀,你神童啊?”

  老何一連串的憤怒質問,讓空氣近乎凝固,任誰都看得出,老何很生氣。

  秦明哪敢反駁,他遲到啊,他理虧啊,做錯了事,挨罵就站好。

  但是,這個時候,門口外面又來了兩個人,不就是楊威和李夢嗎?

  他們是一個班的。

  楊威和李夢看到秦明,心里一突,本想嘲諷兩句他怎么還穿著中午飯堂打工的衣服?但礙于這里是課室,老實的喊了一聲:“報告,對不起老師,我們遲到了!

  老何眉頭一皺,隨手一揮,道:“進去吧,下次注意!

  何丘作為年長老師,卻特別勢利眼,看楊威是富家孩子就網開一面,因為人家楊威上次因為掛科了給何丘送了些禮物,何丘特別照顧了一下。

  如此厚此薄彼,也是讓人大開眼界,秦明本以為楊威跟李夢二人也會受到責問,但居然沒有?

  他很不服氣的說道:“報告,楊威和李夢能進,我可以進去了嗎?”

  剛坐下的楊威逮到機會了,嘲笑道:“什么?你不是要準備去打工嗎?衣服都穿好了,我們可以封你一個打工積極分子。!

  “哈哈哈……”有一部分人哈哈大笑起來。

  李夢也乘勝追擊,道:“哎喲?哪來的酸味兒?嘖,就跟飯堂那餿菜桶里的味道一樣,哪來的?”

  這么一說,還真有人捏住鼻子,嫌棄道:“嘖,秦明你不洗干凈才來上課?真是一顆老鼠屎臭了一個班級!

  李夢得意的獰笑,終于逮到機會報復了,中午在飯堂左一句48塊,右一句便宜劃算,可讓她出丑了,虧得那會飯堂人不算多,沒太多熟人,不然她名聲就毀了。

  李夢心里還想:“老娘當初怎么瞧上你這小白臉了呢?哼,光雞b有用,沒錢還不是沒卵用?要我這樣的美女跟你挨苦?你看你,一聲餿菜味兒,誰不嫌棄你?你丟不丟臉?”

  何丘不滿的說道:“你看你,把好好的課堂攪得不安寧。上來把黑板這題線性代數解出來,就留下來上課,否則回去洗干凈你這酸臭味再來吧!

  秦明咬著嘴唇,他內心極度壓抑,憑什么?憑什么楊威和李夢也遲到了卻絲毫不受懲罰,他還要做題才能上課?他學費沒交嗎?

  老子雖然窮,但學費也交齊的好吧。

  但這里是學校,哪個學生敢輕易挑戰老師的權威?一個不好記大過,勸退,那就不是鬧著玩的。

  秦明走上講臺,看著黑板上的一題線性代數求范圍值。

  大學的高等數學,很多人都學不好,掛科的比比皆是,楊威和李夢那樣的人就是那樣的,是通過賄賂才勉強及格的。

  當初楊威還跟秦明炫耀過,說這社會,沒啥事是錢解決不了的。

  何丘站在一旁,勝券在握,心道:“哼,這是今天新知識內容,你這個整天沉迷打工窮學生,會預習才怪。嘖,站那么遠還聞到這臭味,真難聞!

  后面一些同學好奇道:“新知識點啊,秦明會做嗎?雖然他平常挺厲害的!逼邢,關注徽信公,眾,號[唯漫文學]回復數字“507”,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楊威不屑道:“他會個屁,最近為了給李夢買手機,一天打三份工,中午飯堂一份,傍晚送外賣一份,晚上酒吧看門一份。他有時間讀書?”

  李夢也譏笑道:“鐵定解不出來,何老師趕他就對了,真的臭不要臉說的就是他種人,他這種窮酸,有資格跟我們這樣的人同課室上課嗎?”

  秦明一宿舍的趙立牛不滿道:“李夢,你怎么回事?你不是小明女朋友嗎?跟楊威在這里一唱一和的!

  李夢潑辣的回道:“我們分手了,這臭屌絲配不起我,他只配去做看門狗,刷盤子!

  “哇!”

  突然,其他同學發出一陣驚呼,因為黑板上,秦明拿著油性筆,飛快的寫下解題公式,畫出模型,解析幾何,用數字將線性代數表達出來,最后求出了變量的空間值。

  這解題詳詳細細,看得何丘都目瞪口呆。

  他做了那么多年老師,一瞧就知道秦明平常很用功。

  秦明解完題,看到何丘震驚的表情,還有同學們崇拜的眼神,還有楊威那吃了屎一樣難受的表情,心中壓抑的憤怒也宣泄了不少。

  秦明心中冷哼:“想難為我?真當我那么多年書白讀的不成?”

  何丘沒辦法了,說好了秦明能解出來就讓他留下上課,他不耐煩的一揮手,道:“自己找位置,不過下次再遲到,扣你學分!

  秦明自然是跟自己一宿舍的三兄弟一起坐。

  趙立牛豎起大拇指道:“牛啊兄弟,噢,這是你的書,我給你拿來了!

  梁少勇也夸獎道:“你打那么多份工,還有時間讀書,我是服氣的!

  孫志鵬也說道:“不過,小明,你咋的沒換衣服啊?一中午也不見人,而且,什么時候跟李夢分手了?你們不處了兩年了嗎?”

  秦明把中午鬧分手的事一說,宿舍三兄弟都紛紛挺秦明,雖然秦明窮啊,但是他為了給李夢買最新款的蘋果手機,可是一天打三份工,多不容易啊。

  結果李夢倒好,跟來楊威那富二代。

  而楊威也太不道義了,同鄉,一起上的大學,還都是經濟學班,結果勾兄弟女朋友。

  宿舍三人同時哼道:“真是狗男女,小明啊,你別放心上,男兒志在四方,天涯何處無芳草?遲些給你介紹更好的!

  秦明感激兄弟們的安撫,他平靜的說道:“我知道,生活還得繼續,改過去的都過去了,我不會停滯不前的!

  下午的課程很快就過去了,何丘講完課后直接走人,而其他同學也都各有各的活動節目。

  趙立牛、孫志鵬、梁少勇三人也回宿舍搞他們的直播去。

  秦明盤算著要怎么跟外賣店的老板解釋,他要不干了,當初可是說好了至少要干兩個月的,他突然走人,對人家外賣店不厚道。

  此時,李夢故意粘著楊威,大聲道:“親愛的,快起來,我們等下去哪里吃飯?真的,被臭了一下午,我太惡心了!

  聲音喊得特別大,特別甜,以前李夢也是這么跟秦明說話的。

  誰叫楊威有錢呢?一身巴寶莉潮牌,還戴著一個金表,一臺奧迪鑰匙扣就粗暴的掛在腰間,唯恐別人看不見似的,這是暗中炫富。

  秦明神色黯然,懶得應付,起身要走。

  李夢一直看著這邊,看到機會,大聲嘲諷:“哎喲,秦明站起來干什么?你腦子不好使了?我們已經分手了,我喊親愛的,是喊阿威,又不是你,你來什么勁?真的,這餿菜酸味熏了我一下午,惡心死了!

  還沒有走的一些同學看著也是一陣好笑,因為以前李夢真是一下課就拉著秦明叫親愛的,然后一起去吃飯,如膠似漆。

  現在換人了,而秦明貌似沒回過神來,表錯情。

  秦明看到李夢變成這個樣子,越發的惡心了,她一天不惡心咱不滿意是不是?

  秦明可不是任由人搓揉的軟柿子,你招惹我,就怪不得我無情了。

  他痛心疾首道:“楊威,我們一場老鄉,我跟李夢分手了,希望你對他好一點,畢竟我愛過她!

  眾同學一聽,秦明這怎么突然悲情起來了?還悲情得那么屌絲。

  有同學不屑道:“呵,孬種,被甩了還舔?”

  趙富貴譏笑道:“真男人就該找個更漂亮的女友,真沒品屌絲!

  楊威卻得意了,哼道:“廢話,李夢跟了我是最正確的選擇,跟你這窮鬼有好日子不成?”

  秦明傷感的說道:“李夢她喜歡裸睡,半夜容易著涼,所以你要習慣給她蓋被子。還有做那個時候,你要注意她的身體,對哦,今天是8號,她大姨媽來了,身體不方便,以前她都是為我用嘴的,如果用力過猛嗓子不舒服,我一般都是給他買薄荷味的潤喉糖,還有……此車雖然車況保養良好,但下排氣黝黑,燒機油現象嚴重,發動機巔峰時期,但拉缸嚴重,三十分鐘后下排氣出水,缸內直噴!

  秦明一頓說,最后連網上的段子也用上了,可把人給聽懵了。

  “去nmd!”李夢聽得渾身顫抖,抓起一本書就扔過來,這個死人秦明,把他們兩人過去的事都抖出來,還偏偏說給楊威聽,楊威到時候真的嫌棄她破鞋怎么辦?

  秦明這么一說,劇情立刻反轉了,同學們本來就是看笑話的,紛紛樂了。

  “哈哈,李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啊!

  “秦明你太壞了!

  “嘖嘖,楊威你這二手車買得,太不劃算了!

  楊威那個郁悶,今天第二次了,他都快被貼了撿破鞋的標簽了,但他剛跟李夢在一起,不可能立刻分手吧,花了一萬多,一炮未打就分手?

  楊威羞惱的威脅道:“都閉嘴,秦明,我警告你,我有的是錢,你再招惹我女朋友,就算是同鄉我也不會放過你,我們走著瞧!

  秦明冷哼一聲:“誰招惹誰呢?我也不是好惹的!

  秦明辭了兼職,以后傍晚不再兼職送外賣和去酒吧看門了。

  同時,他還打了一份外賣回去,今晚就湊合這么一頓吧。

  秦明剛用手機付完賬,正巧有一條短信,居然是他參加的羽毛球社團的群短信。

  “所有人,馬上秦樓集合,有人請吃大餐!

  秦樓,是華省理工大學里面的獨立酒樓,消費比較高檔,接待校領導的時候,都是去那里吃的,一般學生偶爾也會去秦樓改善伙食。

  群成員一共十個人,一個個高呼萬歲,社長牛皮之類的話。

  唯獨秦明直接回復:“社長,今晚我有事,不來了!

  這種聚餐他去很尷尬的,因為秦明很窮,他在羽毛球社里面,沒有運動衣,沒有球拍,就是負責撿球、收拾場地、買水的一號人物,地位很低,以前社團聚餐他都是斟茶遞水的類型。

  但以前本著免費吃喝,受點委屈,就去了吧,省點錢給李夢買口紅。

  可現在不一樣,他有錢了,不需要再委屈自己蹭吃蹭喝了。

  但是社團群里,張晴晴立刻發火了:“秦明你什么意思?我命里你來,你還不快來?人這么多,你不得招呼著?蹭吃蹭喝你還不知足?限你五分鐘到達,不然叫你好看!

  秦明不屑的一笑,懶得理會。

  但是,秦明走了兩步,卻十分巧合的碰到張晴晴和羽毛球社的其他女生。

  秦明這才發現,這條路正好是去秦樓的路啊,真太巧了。

  張晴晴見著秦明,道:“呀喝,這么快到了?怎么還穿著飯堂打工的衣服?嘖,臟死了,還有一股味兒!

  秦明對此真的很無奈,他一下午有課,怎么換衣服?

  他說道:“我聽到你的信息就立刻趕來了,沒時間換啊!

  張晴晴一聽,反而不生氣了,很滿意道:“嗯,算你聽話。我張晴晴什么時候虧待過社團成員?你每次跟我們出來吃吃喝喝,有跟你要過錢?來,幫我把包包拿好,這可是LV包,別給我弄臟了!

  說著,張晴晴旁邊幾個女生也跟著把自己隨身包丟給秦明提著。

  秦明是被動接手,正欲發作,他以后都不要給你張晴晴提包了。

  忽然一陣淡香撲面而來,羽毛球社團里面,唯一一個跟他關系不錯的女生,聶海棠,她落在后面笑吟吟的看著他。

  聶海棠是商學院大二學生,長得清純漂亮,標準的;,比電視上的女明星還要漂亮不少,據說追求她的男生,連其他大學的都不少。

  聶海棠咯咯嬌笑,這笑容可能迷倒無數男人,道:“秦明,你怎么每次都不懂得拒絕晴晴啊?每次都幫她提包!

  “習慣了吧!鼻孛鳠o奈一笑,他以前就蹭吃蹭喝的,哪敢拒絕,剛才倒是想拒絕來著,結果張晴晴人都走遠了。

  聶海棠說道:“你說今晚有什么事?真重要的事,我給你說說,正事要緊!

  今晚重要的事當然是做作業啦~!該死的老何,布置了一大堆高數習題。

  但看到聶海棠,秦明心情莫名的愉悅起來,失戀的陰霾也少了許多,他索性說道:“見到你,我又想去了!

  聶海棠俏臉一紅,小嘴哼道:“口甜舌滑,你是有女朋友的人,還來撩我?”

  秦明臉色一黯;“她把我甩了,跟我同鄉的一個富二代在一起了。我們分手了!

  一想到李夢,秦明失戀的悲傷又像那裂開的大姨媽,止不住哇。

  他跟李夢兩年了,他確實是付出過真心,奈何真心被狗吃了,他眼眸中涌現出傷感。

  聶海棠柳眉一挑,她看得出秦明的悲傷,她正欲多問兩句,突然張晴晴招呼道:“小棠,你怎么還沒過來呀?嘖,秦明,你別整天纏著我們家小棠,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想自討苦吃是不是?行啦,小棠,包給他提,我們快走!

  張晴晴唯恐遲到,硬拉著聶海棠走人,秦明又多提了一個包。

  他搖了搖頭,既來之則安之吧,以后還會參加羽毛球社團活動,倒不如隱藏一下自己的目前的身家,也好安寧和方便一點。

  秦樓,專屬vip包間,兩張大桌,十分熱鬧。

  張晴晴把人都安排好了,起身壓了壓手,周圍的社團成員都很配合的安靜下來。

  張晴晴此時臉上一本滿足,她十分享受這種人上人的感覺。

  但她一愣,怎么聶海棠坐秦明那家伙旁邊去了,而且秦明那一身飯堂服務員的衣服,十分礙眼。

  她皺眉道:“小棠,坐我這里呀!

  聶海棠無所謂道:“坐哪都一樣,等下來的是大帥哥吧?我也不搶你風頭!

  張晴晴心想也是,等下來的人她很喜歡,聶風情那么漂亮,還是讓她低調點,真不愧是我的好閨蜜。

  不一會兒,又來了一個衣冠楚楚的闊少,他一進門,他手上拿著一條奧迪車鑰匙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闊少大聲道:“大家好,我是電氣工程學院的趙拓,因為之前打羽毛球輸給了張晴晴,哎呀,男人愿賭服輸,請大家吃飯,今天什么菜隨便點,什么酒隨便喝,算我賬上!

  “好!”大家一陣起哄,表示感激,秦樓的菜又貴又好吃,有人請客,大家當然高興了。

  不過,張晴晴卻是一下子上前抓住趙拓的手,道:“嘖嘖,趙拓,你手上的是啥?你買車了?奧迪?”

  趙拓心中一喜,淡淡的說道:“是啊,全新奧迪A6,我本想低調一點,買臺A4可以了,但是那銷售店說要等一個月,A6才有現貨,那我沒辦法低調了啊。哈哈哈!

  張晴晴兩樣放光,道:“哇,等下可要帶上我去兜風啊!

  趙拓一百個同意,他買這臺奧迪,不就是為了裝逼嗎?他想泡張晴晴很久了,奈何張晴晴眼光高,不下血本不上鉤啊。

  他故意打羽毛球球輸了,得了請客的理由,然后再炫耀一下自己的新車,給足了張晴晴面子,也滿足自己的虛榮,還不迷得張晴晴云里霧里?

  趙拓剛坐下,突然皺了皺鼻子,納悶道:“怎么回事?這vip貴賓間怎么有一種餿菜的味道?”

  眾人齊刷刷的看向秦明,因為秦明這套衣服中午到現在都沒換,實在是味道有點兒大,沒見除了聶海棠,其他人都離秦明有兩個身位的距離嗎?

  美其名曰,他那里是上菜的位置,其實是躲著他。

  “他是誰?”趙拓納悶的問道:“服務員啊?你們社團還有干服務員的?這么低級啊?”

  張晴晴臉色羞紅,這是丟大臉了,沒想到秦明的衣服味道那么大,如果讓趙拓以為她認識的人都是窮酸貨,那會被看不起的,以后要跟趙拓建立男女關系,她就變得弱勢,甚至被瞧不起了。

  張晴晴也是生氣了,呵斥道:“秦明,你怎么回事?渾身酸臭還好意思在這里蹭吃蹭喝,還不趕緊洗干凈再回來!

  秦明無語了,他一開始就說了不來的啊,是你非要老子來給你提包,好展現你老佛爺的高貴姿態,現在又來嫌棄人。

  他也默不作聲,起身就走。

  秦明出去后,罵罵咧咧道:“真晦氣,我原本打包的外賣倒是給扔了。浪費我12塊錢!

  “秦明……你等一下我!

  秦明沒走幾步,聽到背后有人叫他,卻是聶海棠,她提著自己的包包追了出來。

  秦明很驚訝,道:“海棠你怎么不吃了?”

  聶海棠生氣的努著嘴唇,道:“不高興啊,不高興就不想吃呀,哪有那么多理由!

  秦明知道,聶海棠是氣不過自己被叫去又被趕走,但他習慣了。

  他說道:“你不必這樣!

  聶海棠卻不想談這個,一邊走一邊問道:“不說那些。秦明,你真的被甩了?我聽說你為了你女朋友,一天打三份工,刷盤子、看門、送外賣,就為了給她買一臺新蘋果手機,你這么真誠,她怎么能這樣對你?”

  秦明凄然的說道:“人各有志,跟著我挨苦日子,再多的真誠也無用。我不怪她,畢竟我愛過的女人,我只是更氣我自己,為什么我掙錢那么慢,如果我能掙得更多錢,她應該會更幸福一點吧!

  聶海棠看著秦明的側臉,被他的一番話給感動到了,這多癡情的男人,被甩了居然沒有憤世嫉俗。

  她伸手拍拍秦明的肩膀,歪頭一笑,道:“別泄氣,明天會更好嘛。我覺得你努力打工為女朋友買禮物的樣子很帥哦,F在這個社會,笑貧不笑娼,你應該保持住你的赤子之心。將來你一定會成功的!

  秦明聽了聶海棠的開導,心情好多了,他長吁一口濁氣,道:“行吧,聶大小姐開導我,我也得知恩圖報,沒吃飯吧?我們去大學城區外的登封樓吧,那可是米其林三星級酒樓,味道一絕!

  聶海棠雙手一叉腰,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唯漫文學]回復數字“507”,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嬌憨的訓斥模樣,問道:“嘖,這么舍得在我身上花錢?才失戀就想泡我嗎?男人果然是大豬蹄子!

  秦明還以為她生氣了,連忙解釋道:“額,不是啦。我是想好餐廳才配得上你嘛,難不成帶你去路邊大排檔?你這衣服都價值不菲,大排檔不掉你身份?”

  聶海棠看秦明十分緊張的解釋,咯咯嬌笑,道:“行啦,我逗你呢。去哪我都無所謂,便宜又干凈的地方,啊!就去……”

  正說著,聶海棠手機突然響了,她拿出一臺最新款的蘋果手機,看到上面的消息,頓時臉色不好了:“糟糕,晴晴她們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