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女大學生小薇
女大學生小薇
夜里九點,大學校園,男生宿舍樓。

  “陳歌,去一樓101宿舍,把我的電腦給我抱上來!”

  隔壁宿舍一個染著黃毛的家伙,直接踹開了陳歌宿舍的門,丟下一塊錢后,就翹著口袋回去了。

  “對了陳歌,順便到樓下超市給我買瓶礦泉水!”

  那黃毛學生去而復返,這次扔下了三塊錢,兩塊錢是買水的,另一塊錢是陳歌的跑腿費。

  “我說黃毛,你們宿舍咋老讓陳歌給你們跑腿,有這么欺負人的么?”

  陳歌宿舍的人看不下去了,冷著臉問道。

  “呵!陳歌你們宿舍的,你們自己還沒數么?這貨,給他錢屎都能吃!”

  黃毛譏諷的說完,笑著離開了。

  陳歌充耳不聞,只是漲紅著臉。

  他彎腰從地上把幾塊錢撿了起來,心里暗道:

  這樣,自己就賺了兩塊了,夠買三個饅頭跟一包咸菜的,就不用再忍饑挨餓了!

  “陳歌……你別去,你要沒錢咱們兄弟借你,不用還!”

  社長忍不住同情的說。

  陳歌苦笑的搖搖頭,“謝了社長……”

  言罷,他就轉身走了出去。

  同宿舍的人,看著陳歌的背影,都是有些憐憫的搖搖頭。

  其實,陳歌也不想給人跑腿,也想和別人一樣,快快樂樂的在大學里生活。

  但是,能夠在大學里繼續念書就不錯了。

  他是真的窮!

  雖然舍友們對他極好,但越是這樣,他就越不想這樣受他們接濟,否則,再好的友誼早晚也會產生隔閡。

  除了這些舍友,陳歌幾乎在大學一無所有了!

  “陳歌,聽黃毛說你下去是吧?”

  這時候,隔壁宿舍里走出來一個衣著華麗的學生。

  他叫許東,是黃毛那個宿舍的舍長,家里是開廠子的,很有錢,人又長得高大帥氣,是很多女學生偶像。

  只不過,他一向看不上陳歌,平時連正眼瞧陳歌都覺得丟人。

  陳歌不知道他喊自己什么事。

  陳歌點頭,“嗯,下去!”

  許東淡淡的笑了笑,他從兜里掏出來一盒杜蕾斯,直接扔給了陳歌,

  “正好,我一個哥們今天要在東邊小樹林里辦事,你把這盒東西給他送過去,諾,這是十塊錢!”

  許東就是一個花花公子,平時不少約妹子出去。

  狐朋狗友也有很多。

  不過,陳歌也沒多想,誰讓自己是賺跑腿錢來著。

  就拿過來朝著樓下走去,只是,陳歌轉身的時候,好像聽到身后隱隱約約傳來許東的笑聲……

  陳歌下了樓,準備送完杜蕾斯回來的時候,再捎上黃毛的電腦跟礦泉水。

  校園外面的小樹林,陳歌知道,那里可是出了名的風花雪夜之地,又叫做野戰集中營。

  很快,陳歌就來到了許東說得地方。

  一眼就看到,一男一女兩人正坐在樹林的長廊上說說笑笑。

  而那個男的手更不老實,上下齊手,摸得那女孩嬌喘連連。

  但是,當借著月光,陳歌看清楚男女面貌的時候。

  整個人全身一震!

  是楊雪!

  陳歌的眼睛一下就紅了,手中拿著的杜蕾斯,猛地掉在了地上。

  楊雪,是陳歌前女友,兩個人分手才三天,當然,是楊雪甩了陳歌。

  分手的時候,楊雪說她想要自己一個人安靜安靜,結果,才過了三天,她就被約來了這野戰集中營!

  而陳歌的出現,顯然兩人也都注意了。

  神色各自精彩。

  楊雪將自己快到腰間的裙擺急忙往下扯了扯,將雪白的大腿給遮住。

  “陳歌……怎么是你?你你……你別誤會,我跟陸陽在……”

  楊雪有些慌張道,她好歹還知道一絲廉恥,急忙低下了頭。

  而一旁,那個叫陸陽的富二代松開楊雪,看了眼陳歌掉在地上的杜蕾斯,站起身哈哈大笑起來:

  “靠,這許東就是會玩啊,我讓他給我送杜蕾斯,沒想到他讓你來送,刺激,真的是刺激啊!”

  陸陽也是一個富二代,陳歌知道他,是許東的狐朋狗友,家里開了好幾家酒樓,平時上學都是開著寶馬三系來。

  而聽著陸陽的話,陳歌的拳頭攥的緊緊的。

  原來,是許東故意耍自己的!

  甚至,楊雪跟自己分手,轉而又跟他的哥們陸陽在一起,這里面……恐怕也少不了許東的身影!

  “雪雪,我知道你嫌我窮,但你也沒有必要跟這種人在一起吧,你不知道他換了多少女朋友么?”

  陳歌怒吼。

  他很愛這個女孩,愛的死心塌地的。

  楊雪聽到陳歌的訓斥,也一下急了,“陳歌,你他媽你以為你誰啊就來教訓我,我跟你分手了,我想跟誰在一起就在一起,用你這個窮逼來管?”

  “陽哥可以給我買好看的化妝品面膜,給我買蘋果手機名牌包包,你能么?”

  “而且……”楊雪也怒不可遏,看了看陳歌掉在地上的杜蕾斯,“你他媽故意來惡心我的吧!給我滾!”

  “啪!”

  說完,楊雪上去就給了陳歌一個嘴巴子!

  陸陽笑的更開心了,“哈哈,雪雪,別讓他滾啊,讓他在這看著,我親自用他送過來的杜蕾斯讓你快活!”

  楊雪羞紅了臉,“陽哥,我見了這個窮逼,一點興致也沒了,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好好服侍你!”

  說完,她就掙脫了陸陽。

  陳歌不知道自己怎么從那片樹林里走出來的,他的大腦完全空白了。

  錢,說到底,都是因為他陳歌沒錢!

  “哈哈哈哈……”

  回到宿舍門口的時候,陳歌才被樓道里圍滿的同班同學嘲笑聲給驚醒過來。

  富少許東在一旁捂著肚子,臉都快笑青了。

  很明顯,許東把這件事告訴給了所有同班同學。

  “哈哈,陳歌,剛才送杜蕾斯的時候看到什么了?”

  黃毛笑著問。

  “靠,楊雪那個美人坯子,身材這么好,說不定去的時候,陸陽已經開始了啊!”

  許東獰笑著。

  陳歌攥著拳頭紅著眼,他真想殺了許東,跟許東同歸于盡!

  “為什么!為什么你要這么整我!!!”陳歌嘶聲怒吼。

  許東大笑,“吆吆吆,快看,窮逼發怒了,我好怕啊!”

  “告訴你吧,你個窮逼,全班我最看不上的就是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楊雪這美人坯子跟你在一塊,簡直是浪費,不如讓我兄弟玩幾天……”

  “對了,你還不知道吧,你追了一年的楊雪,我兄弟陸陽加上微信,半個小時就撩上了,哈哈哈!”

  所有人都在笑,沒人會在意他陳歌的尊嚴!

  “我給你們拼了!”

  陳歌沖著許東撲上去。

  結果換來的,是許東那些哥們的一通毒打!

  最后,陳歌是被舍友們給拉回了宿舍!

  躺在床上,陳歌用被子死死的把自己捂住,啜泣大哭。

  “為什么?他們都欺負我,踐踏我的尊嚴!為什么!!!”

  “就因為我窮,在他們眼里,我連人都不算了么!!!”

  陳歌內心掙扎著,狠狠的撕扯著自己的頭發。跟楊雪曾經的一幕幕似乎還在眼前。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著哭著他就縮在被子睡著了。

  或許這樣黑暗寂靜的夜晚,他才是最安詳的!

  第二天一大早醒來,宿舍里已經沒人了,陳歌知道,是舍長不想叫醒自己,昨晚的事,呆在宿舍比回教室強多了!

  只不過拿起手機來,陳歌卻發現自己手機上來了很多短信跟未接來電。

  讓陳歌驚奇的是,這些全都是國外的電話號碼。

  還有一個給自己銀行卡轉賬的短信!

  “【中國銀行】19年……您尾號為107的賬戶余額為1000,0005.00元……”

  看著這一連串的數字,陳歌大腦嗡的一聲,徹底懵了。

  一千萬!

  誰給自己轉來的一千萬?

  陳歌忙不迭的打銀行電話確認了一下,確認無誤后,更是完全懵逼。

  就在這時候,電話又響了起來。

  還是外國的電話號碼。

  陳歌立馬接聽。

  “小歌,錢收到了沒?我是你姐姐!”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爸媽不是還在外國勞務掙錢么?哪來這么多錢?”

  陳歌心都快到了嗓子眼。

  “咳咳,雖然按照咱爸的意思,還要在瞞你兩年,但我得悉你在學校里老受欺負,所以姐打算提前跟你攤牌,咱們家有錢,而且咱們陳家產業橫亙世界全球,非洲那地方知道么?這么說吧,非洲百分之八十的金礦,石油礦產,都是咱們家的!”

  “還不包括華夏跟海外的那些產業!”

  咕咚!

  陳歌狠狠的吞了口唾沫,如果不是這一千萬是實實在在的,打死陳歌也不信。

  他絕對以為自己的姐姐抽瘋了!

  “我知道你不信,小歌,你就慢慢接受吧,當初姐也是被窮養,現在才慢慢熟悉富豪的生活,對了,一個快遞今早應該到你們學校了,里面有姐姐送給你的一些東西,不用在乎錢!

  “不知道華夏的物價現在怎么樣,總之一千萬你先花著,下個月姐再給你打!”

  掛了電話之后,陳歌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他從小的環境,就是一個,那就是窮!

  但現在……

  原來我是富二代???

  原來父母姐姐外出勞作,全都是騙自己的。

  接下來,陳歌又專門給父母打了電話,他們先是對姐姐提前告訴陳歌他是富二代的消息氣憤,隨后又是對陳歌道歉啥的。

  父親還說就這么一個孫子,他當然得細心培養,總之父親說了一大堆!

  直到最后陳歌從銀行里取出來十萬現金,還有姐姐給自己郵遞過來的一些至尊級別購物金卡之后。

  陳歌才完全確信下來。

  這不是夢!

  陳歌心中百味陳雜:

  “呵,楊雪,如果你還沒跟自己分手,說不定現在也能得到任何你想要的吧?”

  “還有許東陸陽,你倆仗著家中有錢,一群人圍著你們轉,幾次欺辱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會怎么樣?”

  陳歌苦笑著。

  而從銀行出來再到校門口的時候,已經是快到中午了。

  這時,陳歌的手機響了,一看是舍長打來的。

  “舍長!”

  “老陳,你沒事吧,怎么不在宿舍?”

  “奧,我出來逛逛!”

  “嚇死我們幾個了,對了,今天是馬曉楠的生日,她聯系不上你,特意讓我問你去不去給她過生日,她說前幾天跟你提過她生日的!”

  陳歌聞言,翻了翻未接來電,原來,很多未接之中,也包括馬曉楠的。

  馬曉楠是陳歌的同桌,人長得也很漂亮,跟陳歌關系極好。

  說起來,除了楊雪曾經的戀人關系,陳歌也就馬曉楠唯一一個女性朋友。

  她的確跟自己說過她生日自己必須去,但那時候,自己吃飯都成問題,就沒有表態。

  但現在……陳歌決定要像一個正常人那樣活著,要有自己的朋友圈子。

  為什么不去呢?

  “總得買點禮物吧?”

  掛了電話后,陳歌眼睛一瞥,周圍的禮品店之中,唯有一家‘愛馬仕’分店最吸引人的目光。

  這是一家世界聞名的奢侈品店,里面的東西昂貴,但是卻吸引了很多校園富二代前來,主要是有面子!

  陳歌原本也沒打算去,但是想到今天姐姐給自己郵寄而來的世界通用的全球至尊購物商卡。

  不由得心動。

  花錢舍不得,花購物卡,陳歌罪惡感要少了不少!

  當即,陳歌深吸了口氣,朝著愛馬仕豪樓里面走去。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為您效勞的?”

  里面的美女服務員氣質極好,跟陳歌客氣打著招呼。

  只不過,她看著陳歌的穿著,雖然表面上客氣,但眼中還是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輕蔑。

  進來見世面的她知道,但一身爛大街的衣服,也想進來見世面么?

  “我先隨便看看……”陳歌說了一句,頭一次來這種店,真不知道要買啥。

  而當下女服務員的態度便是有些冷漠起來,還白了屌絲模樣的陳歌一眼。

  “陽哥,你能給我買個包包么?”

  就在這時,一道令陳歌熟悉的聲音響起,一個身材高挑,容貌俊美的女生挽著男生的胳膊出現在了店里。

  陳歌扭頭一看,頓時臉色便是一變。

  不錯,來人正是楊雪跟陸陽。

  “咦?是陽少啊,這是您女朋友么?真好看!”

  而陳歌身旁的女服務員,一看到陸陽,態度頓時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急忙笑著迎了上去。

  陸陽家里有錢,無論走到哪都是惹人注目的存在,當下對女服務員笑道:

  “張茹姐,這是我女朋友楊雪,帶她來看看,買個包包!”

  楊雪俏臉閃過一抹紅暈,果然是陽少,走到哪里都有面子。

  當下楊雪指著一款名牌包道,“陽少,我想要這款!”

  那款包被放在柜子里,顯得很是奢華隆重。

  導購員張茹笑著說:“這款包是愛馬仕200年歷史慶典時開發的典藏版,全球只生產了兩百套,如果要買,至少也得要36萬左右呢!”

  “啊!”

  楊雪嚇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而陸陽也是眼皮微微一跳,當下笑著說,“張茹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愛馬仕純手工制作,做工精良,前年剛問世,便拿下了世界奢侈品排行榜前十吧?”

  張茹略微有些驚訝,“陽少,看來你懂得很多啊!”

  陸陽搖搖頭:“我只是對奢侈品喜歡研究,懂說不上!闭f完看向楊雪:“親愛的,你也真有眼光,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再換個別的吧,五六千的都可以!”

  要讓陸陽36萬買個包,殺了他算了!

  楊雪撇了撇嘴,“我們宿舍艷艷她老公還給她買了一個八千多的包包呢!”

  “好啦,等下個月我生活費多點的!”

  此刻,也有不少人聽到剛才陸陽跟張茹的介紹,朝著這款奢侈品包包圍了過來。

  都是一些年輕男女學生,對奢侈品十分向往。

  陸陽干脆做起了解說,跟張茹討論起那些三萬起步,甚至二三十萬的銘牌奢侈品來。

  讓人覺得學識也太豐富了!

  陳歌見導購員不理自己,當下就想走,碰到楊雪,他也不想多呆。

  這時候,一個有些年輕的導購員走了過來,對著陳歌鞠了一躬。

  “先生您好,請問……我……我有什么可以幫您的?”

  她看起來像是一個新的導購員。

  有些膽怯。

  但這禮貌,讓陳歌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奧,我想買件禮品送人來著!”陳歌回了一句。

  “先生,請問您有我們店的購物卡么?有購物卡的話,可以打折的?”

  陳歌算是她第一次客戶,她也沒有打臉陳歌的穿著,只是用培訓的話跟陳歌交流。

  “奧,有,你看看這個是不是?”

  陳歌就把姐姐給的那張全球至尊購物卡拿了出來。

  就看到導購員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這這這……黑金卡?”

  她一臉的難以置信。一個普通學生,又不是有名的富豪,怎么可能有黑金卡?

  陳歌一怔:“什么叫黑金卡?”

  “就是至尊級的卡,里面的消費額可以透支到三千萬,而且最低消費,是三十萬起步!尊敬的先生!”

  陳歌更懵了,他知道姐姐現在很奢侈,沒想到這么奢侈啊!

  “先生,我們這邊店的配置,除了一款典藏版的包包,基本上其他的奢侈品,您是無法消費的!我去把那款典藏版的包包取出來給您看看!”

  服務員連連鞠躬,弄得陳歌不好意思走了。

  而那邊,楊雪正一臉崇拜的看著陸陽介紹這些奢侈品。

  就看到一個小導購員,拿了鑰匙過來取那件典藏版名包。

  導購員張茹皺眉道,“王小霏,你干什么?”

  王小霏捏捏諾諾道,“我把包拿出來給客戶看看!”

  “這種東西是亂看的么?誰要看!?”

  張茹擰著眉頭道。

  王小霏恭敬的看向陳歌,“是這位先生!”

  陸陽楊雪聞言也看去,只不過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怔住了……

  “哈哈哈!”

  陸陽看到是陳歌,直接大笑起來。

  如果可以,他就躺在地上笑了。

  “你說什么?這人要看這款典藏版包?”

  陸陽指著陳歌。

  好像碰到了天大的笑話。

  楊雪也是鄙夷的看向陳歌,當著這么多有身份的人的面,這個陳歌實在是太丟人了。

  導購員張茹的臉也拉了下來:“王小霏,我看你是暈了吧,這種人能買得起我們的包么?你開什么玩笑?”

  “不啊,他手里有黑金卡,是我們的至尊級客戶!”

  “噗!”陸陽直接笑噴,“還至尊級客戶,這就是我們學校出名的一窮逼而已!”

  楊雪更是沖著陳歌罵道:“陳歌,你要還知道丟人二字,就趕緊滾!”

  呵呵……

  陳歌聽著幾人的嘲諷,甚至連個導購員都鄙夷望著自己。

  當下,大覺可笑的同時,反而大步的朝著柜臺前走來,將黑金卡往桌子上一拍。

  “今天就買這包了!”

  “陳歌,你裝什么裝啊?”楊雪鄙夷道。

  但是,導購員張茹看到陳歌掏出的那樣的黑金卡之后,一下就怔住了。

  這種全球奢侈品店通用的至尊級購物卡只有世界上的大家族才可以擁有。

  毫無疑問,真正的擁有者是真正的土豪!

  而一旁的王小霏,已經拿來了讀卡機。

  陳歌輸入自己的生日密碼,果然,顯示刷卡成功。

  交易完成!

  “嗡!”

  全場的人全都震驚住了。

  “我去,三十六萬的愛馬仕啊!太土豪了吧!”

  “這人難道是隱形的富二代?”

  一眾女生看向陳歌的目光,一下全是火熱。

  陸陽更是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這窮逼,怎么這么有錢了?他感覺自己的臉一陣疼痛。

  剛才自己還在這里各種秀奢侈品的知識。

  現在來看,就跟小丑似的!

  臉上神情最精彩的莫過于此時的楊雪了。

  “你……你……陳歌,這卡你哪里弄來的?”

  三十六萬的包啊,說買就買,而且陳歌還擁有奢侈品至尊級別全球購物卡,光是這種卡,就已經價值不菲了啊!!!

  如果這個包是買給自己的。

  那現在,豈不是集齊了所有人崇敬的目光。

  陳歌看了眼楊雪,他懶得回答。

  不過還是稍稍有些肉疼,心中暗道:姐姐太過分了,給個購物卡吧,居然是限額三十萬!

  “尊貴的先生,我為您包起來!請您靜心等候半個小時!”

  這是奢侈品,包裝自然要特別精良。

  而陳歌看著一群男女學生全都朝著自己震驚的看著,十分不好意思。

  說了句不用了,就拿著包想直接走!

  “等一等!你給我站住!”

  臉色難看的陸陽這時候堵在了陳歌面前。

  “你有什么事?”陳歌冷聲道。

  陸陽哼笑一聲,指著陳歌手里的黑金卡:“我懷疑你這黑金卡是偷的,現在,盜取別人的密碼可不是難事!”

  說完看向一旁的張茹:“張茹姐,我勸你還是聯系一下你們的領導層,這種事一旦曝光出去,可是對店里的聲譽造成很大的影響!”

  楊雪也回過神來:“是啊張茹姐,這種窮逼怎么可能買得起這么貴的包,還有這種至尊卡!”

  楊雪實在是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

  張茹一聽,好像真有些道理。

  當下,她看向陳歌道,“你先留在這里等一下,我們經理會馬上過來!”

  說完還跟防賊似的,堵住了陳歌離開的去路!

  陳歌沒想到自己買個包都能惹出這么多亂子來。

  看這架勢,就算是想走自己也走不了。

  只能靜待他們經理。

  很快,一個三十多歲,容貌典雅,氣質極佳的制服女子走了過來。

  張茹立刻把懷疑陳歌是偷卡賊的事情跟經理說了。

  經理打量了陳歌一眼,而后露出了職業化的微笑:“先生,實在是抱歉,我們能不能檢驗一下您的這張卡?”

  她畢恭畢敬,不管是真是假,這位經理倒不是會用有色眼鏡瞧人。

  陳歌很無奈,只能把黑金卡交給她。

  就看到女經理拿出來一個專門的讀卡儀器。

  隨后熟練的將卡放在里面。

  “先生您貴姓?能不能把身份證給一下!

  女經理問道。

  “我叫陳歌,我姐姐叫陳曉!”

  雖然這些卡密碼都是自己生日,但陳歌不確定是不是以姐姐的名義給辦的,當下,把自己的身份證也一并給了她。

  “哼,這個窮逼,看他怎么栽!”陸陽在一旁冷笑,還掏出手機,隨時準備報警。

  而女經理也很快檢驗完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峰文學]回復數字“35”,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當下眼中閃過了一抹駭然之色,上面顯示,陳歌的的確確就是黑金卡的持有人。

  是全球的至尊級會員。而出身,肯定是超級大家族。

  女經理的冷汗下來了,該死的張茹,居然害自己得罪了這樣一位大佬!

  隨后她拿過卡,走到陳歌面前,直接彎腰九十度。

  “尊敬的陳歌先生,請饒恕我們剛才的冒犯!這就是屬于您自己的黑金卡!”

  “什么!!!”

  所有人都怔住了。

  張茹還擺著伸手攔著不讓陳歌離開的姿勢呢,當下萬分尷尬:

  “經……經理,不會搞錯了吧?這個人……真是黑卡持有者?”

  女經理猛地抬起頭來,上去就打了張茹一個耳光:“還不把你的手放下!”

  張茹捂著臉退到了一旁。

  而陸陽跟楊雪此刻都是有些發懵。

  女經理知道她們兩人應該跟陳歌認識,而且處處譏諷陳歌。

  心想倒不如給陳先生一個人情,消除他今天對我們愛馬仕分店的不好印象!

  她走到陸陽跟楊雪面前:“請問兩位,你們剛才誘導我們的導購員冒犯我們尊貴的客戶,到底是什么意思?”

  陸陽瞠目道:“我只是讓你們確定一下,是好心!”

  “好,你們的好意我們心領,但現在,如果你倆不買東西的話,就請出去!!!”

  女經理最后四個字,幾乎是厲聲說出。

  直接下逐客令了!

  楊雪眼神示意陸陽,希望他能頂上場子去。

  可陸陽滿頭大汗,就算是現在狠狠心買個一萬的包,在陳歌面前,連個屁也不是啊!

  他可是至尊級客戶!

  “我們走!”

  陸陽臉已經被抽的很疼了,咬咬牙,而后拽著楊雪不甘的離開。

  張茹此刻也對著陳歌微微鞠躬,“陳先生,對不起!”

  她悔的腸子都青了,這明明是他的客戶啊!

  陳歌對著視若罔聞,對著王小霏一笑道:“小姐姐,今天麻煩你了,不過不用包裝了,我還有事,再見!”

  面對全場所有的女學生都用火熱的目光看著自己,陳歌很不好意思的下了樓。

  這是他第一次用錢裝逼。

  其實并不附和他的性格,揮霍奢侈,恐怕也只有姐姐能夠做的出來。

  他陳歌,只希望自己能夠做個不用對錢發愁的普通人罷了!

  出了店門,陳歌的電話就又響了,這次是馬曉楠打來的。

  一接通就傳來馬曉楠焦急的聲音:“陳歌,快來啊,我告訴你,我不管別人怎么看你,反正你是我的鐵哥們,我的生日,你必須得來!你宿舍的也都來了!”

  陳歌笑著點點頭:“我馬上就去了!”

  “對了對了,穿的好看點,今天我要介紹個小姐姐順便給你認識下!”

  馬曉楠又叮囑了陳歌一句。

  陳歌無奈的應了聲好,包不能就這樣提著,陳歌干脆就到旁邊超市,兩毛錢買了一個紅色的大塑料袋把包裝了進去。

  急忙打車就朝著如意酒樓去了。

  此刻,如意酒樓的包廂內。

  馬曉楠掛了電話,對坐在她身旁一個絕對算得上是女神級別的長發女生笑著道:

  “一帆,陳歌是我的好朋友,人挺好,學習也刻苦,待會來了,你們認識認識!”

  趙一帆還帶著耳機,白兮兮的小腿翹著,一晃一晃的。

  很美貌清純。

  “好吧!”

  趙一帆跟馬曉楠是發小,也都在一個大學上學,不過并不是一個系的。

  今天馬曉楠過生日,馬曉楠就把趙一帆的宿舍舍友,還有陳歌的宿舍舍友全都喊來了。

  有點宿舍聯誼的意思!

  同時馬曉楠知道,近期,自己從高中到現在一直單身的絕對大女神趙一帆,決定要找一個男朋友了。

  趙一帆優雅的喝著果汁,就在這時候。

  包廂的門打開了……

  只不過門推開后,進來的人并不是陳歌。

  “許東!你來干什么?”

  馬曉楠一看到許東,臉色一下就變了。

  雖然是同班同學,事前,馬曉楠也曾喊過許東。

  但是今天一大早,馬曉楠就知道了許東耍陳歌那件事,所以,馬曉楠就把許東給罵了。

  沒想到,這家伙臉皮竟然這么厚,還來了!

  “曉楠,你還生氣呢啊?昨天我就跟那個陳歌開個玩笑而已,誰想到他真去送了!”

  許東樂呵呵的笑著。

  他的舍友也來了幾個,他們還買著禮物。

  說起來,馬曉楠家里其實也挺有錢的,也曾無數次想接濟陳歌,但陳歌不愿意。

  而許東,就是馬曉楠的高中同學。

  “曉楠,他說的陳歌,就是你要給我介紹的陳歌么?發生了什么?”

  趙一帆美眸微皺,淡淡問道。

  許東一看到趙一帆,頓時兩只眼睛都要放光了,實際上,他早就想接觸趙一帆,她可是學校播音主持系的系花。

  這次他厚著臉皮來給馬曉楠道歉,說白了就是早就知道馬曉楠的生日趙一帆會來。

  當下一聽這話,許東立馬道:“奧奧,一帆美女,陳歌是我們班的,挺窮的,昨天……哈哈哈!”

  一想起昨天陳歌給前女友送杜蕾斯助力打炮,許東都快要笑死了,當下把事情三言五語說了出來。

  “你給我閉嘴!”馬曉楠直接暴怒,怒視著許東。

  而趙一帆跟她的美女舍友們的臉色,則是變得異樣起來。

  居然還有這么窮,這么囧的人?

  陳歌的舍友也是臉色難看,許東,簡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好好好……我不說了!”

  許東大笑著說:“曉楠,看看我給你買了什么禮物吧……”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輕輕敲了敲。

  隨后門打開,這次,陳歌才提著一個紅色塑料袋走了進來!

  “陳歌,你來了!”

  馬曉楠立馬笑嘻嘻的站起來。

  陳歌點了點頭,他當然一眼就看到了冷笑看著自己的許東。

  如果是以前,自己碰到這個富二代會感到很卑微,但現在么……呵呵。

  他就是陳歌?

  趙一帆也抬眼朝著陳歌看來。

  趙一帆其實真想找一個男朋友了,這個人可能家里也不用太有錢,普通一點也無所謂,但是,要有顏值,要有吸引自己的特質。

  當下,她看陳歌模樣雖然清秀一些,但是,身上的衣服從頭到腳加起來,絕對不會超過一百五十塊錢。

  平凡至極!

  特別是想到剛才許東所說的陳歌事跡,頓時,對陳歌的印象已經到了最低谷。

  趙一帆的臉上滿是失望。

  “陳歌,這是一帆,這是一帆的舍友,你們認識一下!”

  馬曉楠笑著介紹。

  陳歌點點頭,“我叫陳歌,以后多多關照,一帆同學!”

  陳歌禮貌的伸出手。

  而趙一帆,則是看都沒看,側過頭喝了一杯果汁。

  陳歌的手懸在空中,不得不悻悻的收了回去。

  馬曉楠知道自己這個閨蜜性格向來如此,看上眼的就多聊兩句,看不上眼就慘了,連搭理都不搭理。

  陳歌對此倒也沒有多說什么。

  剛準備坐下。

  這時候,許東的目光挪到了陳歌手里的紅色塑料袋上面。

  頓時冷笑:“吆,陳歌,曉楠生日,你這是買的什么禮物?拿出來讓大家開開眼啊!”

  陳歌的舍長看不下去了:“許東,你沒事老針對陳歌干什么?”

  許東哈哈大笑,譏諷別人,總是讓他很有存在感。

  當下,他冷冷瞥了眼陳歌,將自己的禮物先拿了出來。

  恰好,也是一款黑色的名牌包包。

  “曉楠,這是我送你的,愛馬仕!”

  許東這包一拿出來,頓時吸引了趙一帆跟她的一眾美女舍友們。

  “愛馬仕零思?這包市場價是8999吧?”

  那些美女們看向許東的眼色一下就變了。

  這人出手也太闊綽了。

  就連一向高冷的女神趙一帆,都是不由多看了一眼許東。

  “沒有這么貴,我爸跟愛馬仕的那個地區經理很熟,7999就拿下了,都是熟人!”

  許東笑著,很享受眾人朝他看來的崇拜目光。

  馬曉楠現在雖然很討厭許東,但伸手不打笑臉人,還是接了過來。

  “愛馬仕零思,是愛馬仕最新推出的一塊名包,在港澳臺很暢銷,那邊的同款價格,怎么也得一萬二左右!”

  趙一帆看了一眼,說道。

  許東眉毛一挑:“一帆美女,想不到你對奢侈品這么多研究啊?”

  趙一帆看著許東終于露出了一抹淡淡笑意:“以前我也想入手這一款的,只不過價格稍貴一些……”

  許東忙道:“一帆美女,等你過生日我送給你啊,八九千,這都小錢,再加上咱們校門口的那家愛馬仕店,都熟人朋友!”

  趙一帆沉默不語,只是微微一笑。

  她以前并不認識馬曉楠的高中同學許東,只是聽說他是一個浪蕩公子。

  沒想到,為人如此豪爽大氣。

  趙一帆不由對他印象好了不少。

  接下來,陳歌的舍長他們紛紛送上了禮物。

  自然不如許東的奢侈品名貴,但也三四百了。

  陳歌不知道怎么說,打算完事以后再把這愛馬仕給馬曉楠。

  而這時候,許東看向陳歌手里的大紅塑料袋子,壞笑道:

  “我說陳歌,剛才就求你讓我們見識一下你的禮物,現在倒是拿出來讓大家看看啊,你看你拿的袋子,多么喜慶啊!”

  “許東,你給我閉嘴,陳歌他給我什么我都很開心!”

  馬曉楠再次警告許東。

  不過馬曉楠還是把目光有些希冀的朝著陳歌看來。

  陳歌有些后悔了。

  當時為了趕時間,就沒等那半個小時,早知道就讓導購員把這款包包給包好了。

  可誰知道,本來以為是簡簡單單的聚會,可許東這個王八蛋也來了!

  “曉楠,我給你買了一個包!”

  陳歌站起來,將自己的紅色塑料袋子從上面扒下來。

  趙一帆的眉頭緊緊皺著,而她的舍友也是面帶鄙夷。

  這個人,實在是太屌絲!太掉價了!

  “哇!”

  只不過當陳歌拿出來以后,許東大叫了一聲:

  “愛馬仕,哈哈哈,陳歌送的居然也是愛馬仕!奢侈品啊!”

  “陳歌!你快說說,這包從哪個攤上買的?挺貴吧?”

  許東此言,讓的一眾女生大笑。

  趙一帆更是微微搖頭。

  她本來以為陳歌雖然窮,但人應該很老實,說實話,當一個普通朋友,陳歌還是有些資格的。

  但是現在,趙一帆心里已經十分看不起陳歌了。

  “這是愛馬仕200年慶典的典藏版,全球只有200件,一件至少也得三十萬以上!”

  趙一帆看了一眼,便認了出來。

  “網上有仿賣的,價格在150元左右。但就算是虛榮心再厲害的屌絲,也沒人會買來拿上街,這種高端奢侈品,背出去就是丟人!”

  趙一帆也不客氣,直視陳歌,眼前這人,讓她感到作嘔!

  馬曉楠以為陳歌會給自己買一些小玩意,但沒想到給自己買了這么個大贗品。

  但是,馬曉楠還是很開心的說:“陳歌,不管怎么樣,謝謝你給我買的禮物,但你以后別花錢了,150多也挺貴了!”

  陳歌欲哭無淚,他真想說這是真的,但是看趙一帆還有她舍友看向自己的鄙夷目光。

  估計自己說出來也不信,還會讓她們更加鄙視吧!

  趙一帆這時候看向馬曉楠道:

  “曉楠,你什么時候認識的這么不靠譜的人的?”

  馬曉楠看陳歌馬上就下不來臺,忙岔開話題道:

  “好啦好啦,今天我過生日,大家都是朋友,來來來,一塊捧一杯嘛!”

  趙一帆和她的舍友們則是嫌棄的望著陳歌沒有反應。

  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峰文學]回復數字“35”,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許東他們在一旁冷笑。

  陳歌看著馬曉楠跟自己的舍友夾在中間挺尷尬的。

  便起身道:“曉楠,今天祝你生日快樂,不過我想起來我宿舍里還有點事,就先回去了,你們好好玩!”

  陳歌知道自己多余了。

  起身便離開。